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建房不慎摔死谁之过法院判决三方都有过错财经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3 11:10:33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原标题:陆川县大桥镇村民庞华东加建自家楼房,由包工头朱山师请来工人黄红光施工,黄红光却不慎从三楼摔下身亡——农村建房出事故 房主工头应担责)

建房不慎摔死谁之过?

去年7月,陆川县大桥镇村民庞华东在第一层水泥房的基础上加建两层,叫来了小包工头朱山师帮忙施工。朱山师请了黄红光、陈旺等4人作为帮手。9月,房子已建到第三层。一天,黄红光在拆除建房模板时,因用力过猛不慎从三楼摔下。陈旺等人见状马上报120急救。医院救护车赶到后,诊断黄红光已经死亡。之后,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并召集庞华东、朱山师以及死者家属做调解工作,由于三方分歧意见太大没能达成协议。

第二天,死者儿子黄有福上门找庞华东理论,但庞华东认为是黄红光不小心摔死的,完全是自己的责任,同时房子已经由朱山师承建,已与他无关。一直到晚上,经过当地村干部调解,庞华东才同意给3000元丧葬费,并要求黄有福在收据上写上“以后不追究责任”的字样。同样,死者家属在找朱山师协商时,朱山师也认为是死者的责任,不予理睬。

无奈之下,死者的母亲蒙丽梅、妻子吕小燕和儿子黄有福、黄有禄、黄有富、黄有贵聘请了律师将屋主庞华东、包工头朱山师起诉到陆川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决二被告连带赔偿各项经济损失78746.7元(其中死亡赔偿金90860元、丧葬费1592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共计116781元,二被告赔偿70%即81746.7元,扣除已赔偿3000元,尚余78746.7元)给原告。在起诉期间,朱山师赔偿了6212元(包括已预支的车费、人工费等费用)。

法院判决三方都有过错

一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被告庞华东将其房屋发包给被告朱山师承建,虽然双方未订立有书面合同,但已形成事实上的建筑施工合同关系。黄红光应朱山师的邀请到该工地做工,朱山师与黄红光形成了雇佣关系。黄红光在拆除模板时从三楼摔下死亡,是其未注意安全、疏忽大意等原因造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和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认为朱山师作为雇主和工程直接负责人,没有为雇员提供安全的工作环境、防护设施,未抓好工程安全管理工作,其应承担本案事故50%的赔偿责任;被告庞华东作为发包人没有取得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建房的许可证,且知道承包人朱山师没有相应的资质证书,仍将房屋发包给其承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其在选任建房对象上存在过错,承担20%的赔偿责任;黄红光应当知道拆除模板会有危险,应注意安全,但其疏忽大意,对造成损害也有过错,应自行承担本案事故30%的赔偿责任。本案事故造成黄红光死亡,给原告的精神造成严重的损害,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符合法律依据和实际情况。原告的经济损失总额为116781元,被告朱山师应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16781元×50%=58390元(已赔偿6212元应减除)给原告;被告庞华东应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16781元×20%=23356元(已赔偿3000元应减除)给原告。

二审认定“以后不追究责任”无效

屋主庞华东以收据中的“以后不追究责任”合法有效和农村建房不需要承包人具备资质为由提起上诉,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出具给庞华东收据中的“以后不追究责任”仅有黄有福一人署名,仅是其本人作出的单方承诺,其他赔偿权利人对黄有福的上述行为并未进行追认,该承诺的效力并不能及于蒙丽梅、吕小燕、黄有禄、黄有富、黄有贵等人,不能据此免除庞华东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且该收据上仅写明收到“安葬费”(丧葬费),“以后不追究责任”是不追究赔偿丧葬费的责任还是包括死亡赔偿金或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责任不明确,黄有福收到的丧葬费与庞华东应承担的赔偿数额相差甚大,如果庞华东赔偿了3000元即可免责则显失公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布的《村庄与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庞华东发包给朱山师建设的房屋系计划建设三层的房屋,而朱山师没有相关的施工资质等级证书。据此,二审法院驳回庞华东上诉,维持原判。(本文的人名均为化名)

腰部塑形美容中心

祛斑美容哪家好

北京最好的减肥塑型美容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