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连平当前是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良机

发布时间:2020-03-26 17:57:52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目前,我国处在新一轮增长周期的起步阶段,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既不冷也不热。尤其是现阶段资产价格相对平稳,房价虽然偏高但可能进入调整时期,股市相对低迷,此时扩大人民币升值幅度的负面影响可能相对较小。也就是说,现阶段人民币较大幅度升值,既不至于对资产价格泡沫推波助澜,也不至于导致资本大量流出,造成金融市场的动荡。

而且,当前国际市场处于缓步复苏的过程,美国经济走出危机泥潭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出口企业的市场环境向好。与2007年至2008年利率、汇率和出口退税等政策集中推出的环境相比,目前扩大升值幅度对出口造成的政策叠加压力相对较小。与此同时,沿海制造业集中的地区持续出现劳动力供不应求的状况,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就业压力明显减轻。可见,当前是人民币较大幅度升值的有利时机。

阶段性扩大升值幅度

如果以战略的眼光,从更长远的经济运行格局中来观察,当前人民币阶段性较大幅度升值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日本当年的教训路人皆知。在开放经济的条件下,资本大量流入、资产价格泡沫与本币大幅升值三者相辅相成,齐头并进,日本经济最终在凯歌高奏中突然逆转。事实上,上述三者之间的同向性和同步性是有内在逻辑的,绝非偶然。这种危机模式在其他发达经济体,尤其是一些发展中经济体也曾被“复制”过。

本世纪以来,有很多迹象表明我国经济在某种程度上正在酝酿这一过程,只是由于我国的资本与金融账户管理较为谨慎、汇率管理的自主性较强以及经济体的体量和回旋余地稍大,这一过程尚未走到最后阶段。然而,内部泡沫的进一步积累,人民币快步走出国门、人民币资本和金融账户放松管制步伐的加快,似乎又在为这最后的阶段做着某种铺垫。因此,我认为当前需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积极运用有限的政策工具,主动地改变上述运行趋势,努力瓦解资本大量流入、资产价格泡沫和本币大幅升值三者同向性和同步性的发展。

当前,在物价持续上涨具有较大压力的情况下,运用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收缩流动性具有一定程度的紧缩效应,容易导致市场资金面偏紧和利率上行;而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会带来中美利差的进一步扩大。这些举措都可能进一步引起资本内流的加快。而此时加大汇率波动幅度,阶段性地扩大人民币升值幅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通胀,同时,改变人民币稳定小幅升值的预期。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大、阶段性较大幅度升值容易带来相应的回落风险,从而改变稳定升值的预期。这样做可以起到从源头上阻挡国际资本加快流入势头的作用,从而有助于抑制由于资本流入量增大而带来资产价格泡沫的进一步扩张。

汇率本质上是国际生产效率变化的反映。人民币之所以在长期贬值后走上升值之路,主要原因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生产效率取得了很大进步。而且这种进步在未来一个时期仍将以高于发达经济体的速度向前推进,因而阶段性的“对内贬值”无法改变人民币继续升值的总体趋势。在当前人民币是否被低估的问题上,学术讨论基本上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但从我国经常项目长期维持较大幅度顺差、外汇储备不断创出新高的客观结果看,我倾向于采信这样的实证分析结论:目前人民币市场汇率水平离其实际均衡汇率不远。不过,即便如此,未来人民币汇率在其实际均衡汇率上下波动仍属正常。实践证明,由于预期明确和稳定,人民币渐进小幅升值容易带来国际资本的持续流入。但迄今为止,尚没有十分有力的实证分析证明,人民币阶段性较大幅度升值会导致国际资本的大量流入。

增加汇率弹性

“不可能三角”理论证明,在开放经济的条件下,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三项目标不可能同时实现。在经济对外开放度越来越大、外汇管制有效性相应下降的情况下,保持汇率稳定即意味着要承受资本大规模流动的压力,同时牺牲货币政策的独立性,降低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在近年来累积的资本流入规模巨大(外汇占款20万亿)、货币政策工具运作空间越来越窄的情况下,继续保持汇率稳定所要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承受的风险越来越大,政策运作模式的可持续性越来越小。

我国“十二五”规划开始实施,经济新一轮增长运行周期已经开始,未来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的趋势明显。若无十分有效的调控,走快走热的可能性较大。危机后,我国存款准备金率创历史新高;央票因一二级市场利率倒挂,发行存在一定困难,新发票据已越来越多地用于置换到期票据,增量对冲部分已十分有限;货币政策运作空间越来越窄。如果三率慢慢同步走,将来出现政策叠加效应导致过度收紧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应按灵活性、针对性和预见性的要求,灵活选择、合理搭配政策工具,建议在货币政策尚未达到从紧状态、利率大幅调升之前,让人民币汇率在更大程度上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进一步加大汇率弹性,适度扩大人民币阶段性升值幅度,通过主动运用汇率政策来有效应对外部失衡。

考虑到未来美元泛滥导致的资本流入,输入性通胀发展以及我国企业、银行、人民币走出去等因素,建议2011年适度扩大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年内控制在7%以内,阶段性升值可以达到8%以上。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也可以相应扩大。增加参考一篮子货币的程度,逐步放开人民币对各币种的波动区间,盯住篮子货币的平均水平,引导市场关注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水平。

建议调整扩大每类汇率波动的上下限,增加汇率弹性,允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更大幅度的双向波动。允许汇率及时和灵活反映经济基本面和市场因素的变化。充分发挥银行间外汇市场做市商的作用,增强市场的自主运行能力,逐渐减少央行对汇率水平和波动的直接影响。积极推动市场加快开发和运用人民币衍生产品,让企业能真正运用这些工具有效规避汇率风险。

人民币可以在一定阶段较大幅度升值,也可以阶段性贬值。从中长期看,本轮升值应采取先大幅后放缓的模式,改变过去的先小幅走,后不得已加大幅度的升值模式。这样一方面可以不给投资套利者以明显的操作空间,另一方面可能有利于我国出口企业。同时,有助于瓦解货币大幅升值、资本大量流入和资产价格泡沫的同向性和同步性,避免出现货币政策各项工具叠加使用导致出现调控过度的状态。

牛皮癣的治疗秘方伊春专家告诉你

脓包型牛皮癣的一些注意事项

痛经吃什么中药好

诱发白癜风的原因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