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石嫣被洋插队改变的80后人生哈密棘豆

发布时间:2020-10-19 07:50:03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石嫣:被洋插队改变的80后人生

地铁10号线换13号线再换15号线,再驱车20多公里,记者从单位终于“转”到了北京市顺义区龙湾屯镇柳庄户村——“分享收获”农场所在地。

在这里,记者见到了“传说”中的她——国内第一位公费去美国务农的学生、中国社区支持农业(csa)的推动者、清华大学博士后石嫣,她也是“分享收获”农场的“掌柜”。

顶着学术头衔的石嫣,没有把办公室设在繁华的楼宇间,而是奔向农田——她曾创办“小毛驴”农场,后又作为中国“分享收获”csa(社区支持农业)项目创始人与负责人,梦想着推动中国社区支持农业和可持续农业的发展。

乍一看,眼前的石嫣更像是个普通农家女孩——皮肤有些黝黑,穿着朴实的她,却经常出现在“高大上”的场合。

博士后头衔搭配“农夫”身份,总是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有人问她是不是理想主义者,她回答说:“自己有理想,但不是主义者。”

拿什么拯救农业

在城市化和工业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食物安全成为了当下社会最关注的问题之一。

石嫣认为,工业化、化学化的所谓农业现代化的耕作形态,正在逐渐取代几千年来中国的农业耕作文明,我们越来越远离健康的空气、水和土地这些供养我们的地球自然资源。

“我们不能只从经济的角度去考虑农业的收益,它的重要性远远超越了经济的属性,它是人民健康和生存的基础,我们所面对的食品安全、环境污染、乡村衰败等问题都让我们不得不有紧迫感。”她说。

一直以来,人们以为科学的就是现代的,现代的就是健康的,然而石嫣却发出了疑问:化学农业科技能够拯救农业吗?

在博客中,石嫣写到:很多人提出科技是改变农业现状的方式。比如说,他们不认为解决现在食品安全问题的关键是缩短从生产到消费的距离,小规模健康地养殖动物,而是将工业化生产中的放射性照射作为解决细菌污染的方法。

石嫣想做的是一点实事,呼吁更多的城市市民关注农村,关注农民的生活,真正地去支持农民。

“其实,这都是为我们自己好,有什么比吃上健康安全的食品更重要的呢?”石嫣说。

在研究中,石嫣发现,从过去到现在,从国外到国内的历史和经验已经表明,消费者各种自救,只是权益之计,只能解决暂时的食品安全问题,这不是根本,根本还在于农民。

而在我国,那些提供食物的农民在整个现代化进程中难以获得有尊严的收入,这也是石嫣考虑的一大问题。

在“对话诺贝尔奖得主尤努斯教授”的座谈会上,石嫣说到:“中国的农民都是社会企业家,因为他们要挣钱种地养活家人,而农业具有公共品属性,所以农民的工作具有很大价值:顺应自然、保护环境和乡土文化。”

从长远看来,持续提供健康、安全的农产品,依靠的是农业的可持续发展,依靠的是农民。

她认为,小农生产第一目的是为了家庭生计,不是赚取最大利润,所以生产好的食物创造更大的正外部性,当然也是社会企业家。

“如果农民不能从农业中受益,影响的是农业生产,最终受影响的是消费者本身。”石嫣说。

有一种农业叫csa

读博期间,石嫣被公派美国农场务农半年,成为国内第一位公费去美国务农的学生。

“这段另类洋插队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石嫣在她的博客中这样回忆道。

这个另类的地方是美国明尼苏达州一个名叫“地升”的农场。据她介绍,这家农场只有100多亩,规模不大。让石嫣意外的是,这里的农作物不使用农药、除草剂等化学品,出产的农产品直接供应给周边小镇的居民。后来石嫣得知,这种模式叫做csa。

“城市和乡村被无形地割裂,人和土地失去联系。社区支持农业就是建立联系的桥梁。”石嫣表示,这是一种人类真正和土地友好相处的可持续农业模式。

从美国实习回来后,石嫣在各方的帮助下,牵头办起了小毛驴市民农园。小毛驴市民农园雇佣当地的农民种植蔬菜,并且招募会员,直接把农民种出来的菜销售出去。同时,有兴趣的市民也可以到农场去亲自体验种菜的乐趣。

然而,就在小毛驴市民菜园发展越来越稳定的时候,石嫣却选择了离开。

2012年,离开小毛驴的石嫣和她的爱人及同事一起创办了一家社会企业,取名为“分享收获”。分享收获农场的核心理念来源于csa 。其上个世纪80年代源起于美国,通过取消中间商操作,让农民与消费者互相支持以及承担种植粮食的风险和分享利益。美国最大的csa农场为其13000会员家庭服务,而石嫣创办的分享收获则是中国第一家社会企业csa农场。

2012年4月下旬,石嫣和她的伙伴们决定,借鉴日本“守护大地协会”的经验,架构“分享收获”事业。这种模式需要农户的直接参与。农民的生产以家庭的形式进行,在自己的土地上进行生态有机耕作,以保证食品健康、安全。

上个世纪70年代,日本严重的环境公害、食品安全等问题,促成了这个有机农业协会的成立。出于对现实的社会和环境问题的关注,他们将“有机”的概念从“不用农药和化肥”扩展为“生产过程透明化,建立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信任关系”,并致力于推动消费者与生产者建立共同购买系统,增进彼此的相互信任和支持。

守护大地协会创始人藤田和芳曾说:要倡导和普及一种新的价值观,只有从小事做起,要让一根没有施过农药的萝卜能到达消费者手中。几十年后,你会看到社会因一根健康的萝卜而发生的变化。

这样的信念和社会责任感,让石嫣感到莫逆于心。

“我不希望这个东西只属于我自己,而是希望各地的农民和消费者能够对接,大家都能吃到健康的食物。这不是我个人的理想国,而是每个人的理想国。”她说。

一个快乐的“新农夫”

除了考虑到食品安全问题之外,石嫣另一方面考虑的则是探索“三农”问题的解决出路。

“农民是三农问题的核心,如何让农民积极地参与到csa当中,如何保障农民的利益,如何疏通农民和消费者之间的交流管道是关键。”石嫣说。

2012年,石嫣把她在美国农场实习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我在美国当农民——80后的“插队”日志》。回忆起那趟旅程,她写到:“我这次来美国似乎也是一次‘寻找之旅’。对于我自己,是寻找我喜欢的生活方式之旅,同时,还是寻找解决农业和食品安全问题出路之旅”。放弃以往有些“小资甚至是矫情”的生活方式,她用自己的双手去抚摸植物生长的变化,用双脚去感知抚育万物的土地,她称自己为“一个快乐的女人,一个快乐的农民”。

石嫣的15名员工,都是本科以上学历。在他们眼中,远离城市,住在偏僻的农村,选择与土地为伴,只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这是一个挺好的生活方式,过去想象中的工作地点可能只有城市,但现在发现乡村真的是可以长期生活的地方,而且还不影响我做研究。”石嫣说。

石嫣把在农村的生活总结为四个字——顺其自然。从本科到硕士,她也去一些机关单位或企业实习过,但她发现那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把自由作为追求,那城市生活的自由度,远比不上农场工作状态下的生活。在我们农村的小院里,每天的生活都很充实,可以种地,可以读书。”

除了“耕读传家”,更为重要的是,石嫣看到了csa农业模式向前发展的进步,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这种方式购买农作物。

“这也带给我一种奔头吧,如果在大公司,你可能只是公司里很微小的一部分,每天周而复始,努力目标就是升职加薪,但我已经能够看到,我们做的事影响了一些人。我觉得人们生活的意义不是简单的吃穿住行,还要带给其他人正向的力量。”石嫣说。

有人将石嫣看作是种田的农民,但她自己则更喜欢用“新农夫”来称呼自己。与“分享收获”团队中的成员一样,她希望自己能够重新回归农村,“吃在当地,吃在当季”,“保持良好的心态,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

石嫣说自己做农活并不是“不务正业”,相反,来源于实践的知识让她对“三农问题”有了深入的认识,有了自己的方向——社区支持农业。几乎每一次交流或宣传,她都不忘向人介绍社区支持农业的好处:“每5户消费者加入,就能改变一亩土地;每30户,就能让一个农户有机耕作;每100户,就能让5个年轻人在乡村生活、工作;有了1000户,就能构建一个新农村社区。”

快乐还体现在她微信的个性签名上:居于田而识美,耕于田而为善,思于田而修真。

延伸阅读:身在乡土 心得自由

2014年对于我来说意味着啥?意味着我用了30年时间,终于找到了人生下一个30年想要过的生活和从事的事业。

我2008年开始真正踏上土地做起农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以前我从未有过长期的在乡村生活的经历,即便去乡下调研,也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观察农民的生活。他们真实的喜怒哀乐,只有在乡村的时候才感受得深刻,每每回到北京便总有分裂的感觉,乡村建设的可能性在城市生活的瞬间被击碎掉。

是的,乡村不该衰败,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尽管有很多官员专家学者倡导“三农”的重要性,可这个社会并不愿意付给农民足够维持乡村有尊严生活的费用,辛苦的劳作并没有被市场所认可,无论你生产的农产品品质如何,也不能凸显那些蕴含于其中的真实价值。

踏上乡土的这六年,收获最多的是对于乡土文化重要价值的认知。在当下滚滚的资本浪潮中,工业化的代价不是向在乡土上生活的弱势农民转嫁,让他们种地不挣钱只能进城务工,就是向自然转嫁,制造环境污染。而乡土生活是一种自在的生活,生活中没有过去读书时对于某种理念的认同而刻意为之,比如素食主义、简朴主义,生命中越来越不再需要“主义”,因为你生活的地方即是你工作的地方,你的工作为生活创造财富。

农业是连接人与自然最好的媒介,土地是包括人在内的陆地生命回归的终点。在农场里工作,物质上很少依赖外界,感觉人真的不需要那么多,有衣服穿、有好的食物吃就够了,有电脑、有网络也不会切断了解这个世界的各种信息。

在思想上,每天都有更大量的时间可以思考问题,不再受到现代媒介无所不在的广告和价值观的轰炸。这样的生活让人格外觉得自由,这不是所谓普世价值里的自由,而是身心上的真正自由,对他人和他物索求越少,自由也就越多。

很多人会觉得在农场孤独,可是我觉得孤独正是人需要感受的宝贵情境,人容易相互影响而做出并不客观的评价和判断。在孤独之中寻找人生的真谛,独立思考和寻找答案正是我们生命中给予我们能量的重要路径,这不是我们追求的自由的本质吗?做农民为何就不能成就一份事业?住在农场,不再焦虑地考虑买房子,少了很多思想上的束缚,突然觉得自己兜里的钱多了起来,也就有更多时间思考真问题,有更多精力去完善自己、帮助他人。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不是在土地上劳动重塑自己的生命轨迹,也许没有现在如此丰富的人生。感谢你们与我一路携手同行。

愿新的一年有更多的人与我们一起守护大地、分享收获!

信息来源:《中国科学报》农业周刊

成都治疗甲亢的专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省不孕专科医院

泉州治脱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