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小川谈金融宏观调控和金融改革发展热点问题

发布时间:2021-02-01 16:13:24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周小川谈金融宏观调控和金融改革发展热点问题

2012年新年的钟声已经敲过,中国经济与金融告别了充满不确定性的2011年,进入了发展形势更为复杂的2012年。刚刚闭幕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部署了今后一个时期的金融工作。如何看待当前经济发展形势?宏观调控在新的时期将如何更好着力?未来我国金融改革发展将走向如何?日前,本报记者就我国经济金融发展、通胀形势、货币政策调控、利率市场化、汇率浮动空间以及金融改革等社会和读者关心的热点问题采访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中国成功应对了国际金融危机  从上次金融工作会议到现在,5年来世界经济经历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等重大事件。回顾这5年我国经济的发展历程,周小川表示,2007年金融工作会议设定了一些重大金融改革、发展、开放方面的安排,但随后遭遇了国际金融危机,这次危机爆发的速度超过了大家的预想,对我国的冲击影响很大。之后,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到应对危机冲击上,采取了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提振信心和扩大内需,促进了我国经济率先实现企稳回升。随着中国经济向好势头逐步巩固,通胀预期和价格上涨压力也有所加大,我们及时调整货币政策取向、节奏和力度,货币政策回归稳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把好流动性总闸门,引导货币条件逐步回归常态,有效遏制物价过快上涨势头,妥善处理好保持经济平衡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进入2011年10月份以后,针对外需减弱、国内经济增速放缓,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型微型企业和国家重点在建续建项目的金融支持,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并由政策刺激向自主增长有序转变。  周小川说,5年来,金融宏观调控工具体系进一步丰富,逆周期的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初步建立,调控机制建设和转型取得重大进展,调控的科学性、有效性和前瞻性进一步提高,有力促进实现了“稳增长、抑通胀、减顺差、扩内需、调结构”的目标。  不断丰富和完善货币政策工具箱  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12年货币政策定下“稳健”基调。在回答记者关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2012年的货币政策定调为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和 2010年年末提出的“稳健”有何区别时,周小川表示,“稳健”一词的覆盖面比较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了宏观政策要有灵活性、针对性,同时加强科学性、前瞻性、有效性,我们会密切观察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进行适时适度的调整。要做好外部环境比较差的打算,同时对于抑制物价上涨过快也不能放松,还需要合理管理通胀预期。此外,结构调整方面任务也还比较艰巨。宏观政策对这些问题都还需要作出权衡。  周小川指出,要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实现稳中求进,需要丰富和完善货币政策工具箱,里面既要有数量型的调控工具,还要有价格型的调控工具,既要有传统的调控工具,也要开发一些宏观审慎性政策工具,要做到尽量齐全地摆在那儿,做到在干活的时候都能找到,随时有合适的工具可以用上。  宏观调控面临更多“两难”选择  在谈到2012年全球经济金融形势时,周小川表示,总的来看,2012年世界经济面临的困难和不确定性都会比较多,对此一是要注意观察,二是要加强政策的储备,做好应对。  他表示,从国际上看,欧债危机的演变、美国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的减速等问题都存在,如果这些因素都加总在一起,外部环境就不太好。更重要的是,国际经济瞬息万变,发展态势目前看不太准,因此要对这些情况准备一些应对。从国内经济看,受国际经济形势影响,出口增速有所放缓,经济增长下行压力明显增大。同时,影响物价上涨的因素仍然较多,特别是土地、劳动力、环保成本因素长期存在。今年又逢地方政府换届,各地推动城镇化、工业化的热情都很高,对通货膨胀仍不能掉以轻心。这些问题相互交织和叠加,使宏观调控面临更多“两难”选择。  密切关注并切实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2012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会给我国的金融体系带来哪些潜在风险?对此,周小川表示,在实体经济方面,如果外部经济不够好就会影响到贸易需求,由于中国经济与外部经济的联系很紧密,这种不确定性无疑会传递到国内,会直接影响我们的进出口贸易和对外对内投资。  周小川说,在金融市场方面,可能会导致资金出现流动性过松或过紧,特别是资本大幅度撤回等变化。目前一些亚洲国家的欧洲资金撤回的就比较明显,这种变化会在我国金融市场上也有所体现。从近期情况来看,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影响到国内的外汇市场,影响到资本流动方向的变化,应该说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我国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一个主要目标是促进国际收支的平衡,让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均衡水平,届时资本不是只在一个方向流动,而是有流入也有流出。目前一定程度的资本流出,与我们国际收支平衡的目标方向并不矛盾。  在谈到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的影响时,周小川表示,对房地产调控应加以密切观察。总体来看,我国国内住房抵押贷款数量不算大,占银行信贷资产的比例也相对较低,房地产贷款风险整体处于比较平稳的状态,没有像国际上有些地方出现大起大落现象。但我们还应考虑到,很多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其银行贷款是以房地产、物业为抵押完成的,随着房价的下调,其抵押品价值会缩水,这就会影响到企业这部分贷款。对于这一影响我们应有充分的估算,银行机构和监管部门也要对这一领域进行严密的跟踪和测试。  由于今年是地方融资平台还款的高峰期,再加上经济可能出现下行,因此各方高度关注地方融资平台会否给金融体系带来风险冲击。对此,周小川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总体来讲仍处于可控状态,目前中央对这一问题给予高度重视,一个是要清理,要规范。与此同时,银行体系经过这些年的改革开放,在这方面的风险管控能力也有较大提升。当然也有一部分不够规范,属于在清理规范过程中。但要看到,中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总体处于国际上比较低的水平,我们有能力控制和消化地方财政的债务问题。  利率市场化改革有条件进一步推进  民间借贷成为2011年我国金融市场最炙热的话题,与之相关的利率市场化问题也因此被推至前台,在谈到未来利率市场化改革问题时,周小川表示,我国利率市场化始终都在推进,思路上没有太大障碍,具体操作上主要是要考虑顺序安排和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从顺序上讲,首先是通过改革,使得金融机构实现财务硬约束,这样市场主体的竞争行为都比较端正了,价格放开问题就不太大。随着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和成功上市,金融机构的软约束和不公平竞争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利率市场化改革有条件进一步推进。  周小川说,从国际国内形势比较的角度看,这次金融危机以后,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是零利率,在利率缺口太大的情况下推进利率市场化就会出现一些特殊问题,对资本流动会造成很大的压力。从这个条件来讲,目前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时机还不是太好。  此外,对于广受关注的存款保险制度,周小川表示,早在2007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国家就决定要推行存款保险制度,会议之后实施方案都已经做出来了,但正好赶上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主要精力放在应对危机上,这一制度建设相应有所推迟。目前来看,此前的准备工作大体上都是有效的,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择机出台。  在回应适当加大汇率波动区间问题时,周小川表示,我国目前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在正负千分之五区间以内。未来,随着资本流入流出相对比较均衡,扩大汇率波动幅度的条件会比较成熟,汇率的浮动区间可以进一步扩大,这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和市场参与者提出的交易决定。波动幅度的扩大并不意味着汇率的平均水平会呈现朝某一方向上的明显的走势。

张掖三支一扶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内容

甘肃省事业单位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报名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