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定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邦定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甘露之变宦官的气焰更加嚣张唐文宗成为傀儡-【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17:03 阅读: 来源:邦定机厂家

宝历二年(826)十二月八日,敬宗被害后,刘克明、苏佐明等人假传遗诏,立宪宗第六子绛王李悟为帝。但是,负责军国要政的枢密使王守澄、禁军首领梁 守谦等不肯罢休,起来对抗。最后,他们率禁军杀死了李悟、刘克明和苏佐明,迎立敬宗弟弟李昂继承帝位,历史上称为唐文宗。

文宗是穆宗 的第二子,12岁时被封为江王,性格恭俭儒雅。他在王邸时,喜欢读《贞观政要》,对太宗的勤政非常向往,因而即位以后,每次接见群臣,都用很长时间讨论朝 政。当时朝廷有个规定,天子单日临朝理政。为此,文宗对宰相说:“我想和你们每天都见面。”对官员的任免,文宗也极其认真。宰相府提出候选人,他总要亲自 接见,当面考察,然后再颁布任命诏旨。一次,中书提名鸿胪卿张贾为衢州刺史,文宗同意了。张贾好赌博,当他和文宗告别赴任的时候,文宗问:“听说你善 博?”张贾回答:“只是政事之余,和朋友们玩玩,不妨碍政务。”文宗却说:“怎么能有贪好而又不妨碍政务呢?”张贾赴任后马上改变了这一劣习。

除谨慎地用人行政之外,文宗当时最关心的是怎样铲除宦官。因为宦官专权,左右朝政,甚至危及帝王的生命,这些使他感到非常忧虑。    最初,文宗想利用朝中大臣的权力来抑制宦官。他先后提拔韦处厚、路隋、李德裕、牛僧孺为宰相。这些人都是通过科举道路做官的,又多出身豪门大族,为了维 护他们自身的利益,彼此之间互相排挤、各树宗派,进行着激烈的“党争”,有的不惜和宦官相勾结。在这种情况下,文宗只好等待时机,物色新的人选。    大和四年(830)九月的一天,长空万里无云,深秋的风带着凉意掠过皇宫,灿烂的阳光给每座宫殿都抹上了一层金色。在这金风送爽的美好时节,文宗心里也 似乎爽快了许多。他正在宣政殿和翰林学士宋申锡单独谈话。宋申锡似乎看出了文宗的心思,也毫不隐讳,直抒己见。在文宗表露了自元和以来,宦官擅权,心头愤 懑,因而总感到忧烦的思想之后,宋申锡表示:对于宦官,只能逐渐地剪除。他详细地向文宗谈了自己的看法。文宗认为宋申锡深沉有谋略,便让他当了宰相。谁 知,到大和五年(831)二月,宋申锡的计谋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宦官王守澄发觉了。王守澄反守为攻,指使军吏豆卢著诬告宋申锡和穆宗第六子漳王李凑谋 反。豆卢著说得绘声绘色,许多大臣信以为真,文宗本人一时也分辨不清。于是,宋申锡被贬为太子右庶了,失去了宰相的大权。就这样,文宗企图通过宋申锡打击 宦官的计谋中途夭折。

但是,文宗并没有失去信心,仍在寻找可以帮助他的人,特别注意那些出身寒微的朝臣。终于,他找到了李训和郑注。    李训是肃宗时期宰相李揆的族孙,祖辈虽然是大士族,但到他的时候已经破落。李训身材魁梧,神情洒落,才思敏捷,善于揣摩人意,还精通经学,中过进士;因 为一些事情的牵连,被流放到岭南,后被朝廷赦免,回到洛阳居住。当时李逢吉做洛阳留守。李逢吉当过朝廷宰相,不满意洛阳留守的职务,还想重掌朝纲,又没有 办法,所以常常流露出闷闷不乐的情绪。李训知道他的心思,便常和他往来。经过多次接触,李逢吉认为李训可以利用,就给李训许多金帛珍宝,派他到长安走动行 贿,为自己重返朝廷创造条件。李训到了长安,首先买通的人是郑注。

郑注是怎样一个人呢?原来,郑注本姓鱼,改姓郑,人们叫他鱼郑,原 是个懂得药理而奔走于长安豪门大户的江湖术士,后被襄阳节度使李重用,留在他的衙署任职。李后来移镇徐州,郑注又以职事身份随往。有关军政事务,李 都让郑注参决。当时,宦官王守澄在徐州监军,开始对郑注很厌恶,认为他是一个诡辩阴狡的人。一天,他和李谈起,表示要除掉郑注。李告诉王守澄说:郑注 是一个有奇才的人,你不妨和他接触一次,如果认为不好,再除去也不迟。李恝命郑注前往拜见王守澄。王守澄开始还有些不高兴,等和郑注深谈起来,才认为郑注 有机谋,是一个可利用的人,便改变了对他的看法。王守澄还把郑注请进内室,促膝交谈,表示相见太晚。第二天,王守澄对李说“真如同你所说,郑注果然是个 奇才。”此后,郑注和王守澄来往密切,渐渐地两个人形影不离了。大和八年(834)文宗得病,王守澄让郑注给文宗看病,效果颇好。从此,郑注逐渐得到文宗 的信任。因为以上的情况,所以,当李训买通郑注后,通过郑注的关系,李训也很快得到王守澄的信任和文宗的赏识。

最初,王守澄把郑注和 李训引荐给文宗是怀有个人目的的。当时,朝廷里左右神策军的矛盾很大。王守澄是右军中尉。他把郑注、李训推荐给文宗,为的是对付左军。谁知事与愿违,郑 注、李训与文宗朝夕相处,长久交谈,越来越亲密,对王守澄反而疏远了,郑注和李训向文宗献计,要首先除掉宦官,然后再慢慢解决别的问题。文宗认为他们二人 可用,便在大和九年(835)七月颁布诏书:任命李训为兵部郎中、翰林学士,后又升礼部侍郎、同平章事,赐金紫服;郑注为通王府司马,充右神策判官。李 训、郑注既然掌握了朝中大权,便利用有利的形势,乘机寻求到支持者:舒元舆、王涯、贾、郭行余、罗立言等人。舒元舆在朝中任刑部侍郎,王涯任弘文馆大学 士,贾为御史大夫,郭行余是御史中丞,罗立言是长安京兆少尹。

郑注、李训先是利用宦官内部的矛盾,不动声色地收拾了左神策军中尉韦 元素。王守澄对此感到很满意。随后,郑注、李训又推荐宦官仇士良当左神策军中尉。仇士良原来和王守澄一伙,在拥立文宗当皇帝过程中有功,因为王守澄对他没 有提拔,所以心怀不满。郑注、李训建议文宗提拔仇士良,就是要牵制王守澄。不久,郑注、李训又怂恿文宗提拔王守澄为左右神策观军容使,解除他中尉的兼职, 从而削夺了他的实权。大和九年十月初九日,在郑注、李训策划下,文宗派遣中使李好古携带有毒的酒食赐给王守澄。王守澄遂被毒死。在此之前,他们还以追查宪 宗被害为名,乱棍打死了在外地当监军的宦官陈弘志。

不久,文宗任命李训和舒元舆为宰相。李训为了更好地和宦官抗衡,进行了更周密的布 置。他通过文宗让郭行余、王分别当了宁节度使和太原节度使,掌握了地方的军政大权;让韩约当金吾卫将军,招募军队,聚集力量;让郑注出任凤翔节度使, 作为外援,以应付可能发生的事变。这一切安排好了以后,著名的甘露之变发生了。

大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天气晴朗,阳光温和,微风不 时地阵阵吹过。按照李训事先的安排,文宗临朝紫宸殿,会见百官。在大臣们还没有启奏时,左金吾卫大将军韩约上殿陈奏:左金吾卫衙中的石榴树上降有甘露,请 皇上去看。左金吾卫衙门在含元殿旁边。于是,文宗率领百官移往含元殿,并命宰相李训前去查看甘露。李训去了一会儿,回来上奏说,甘露未必是真的,不宜马上 宣布,以免天下官吏都要祝贺。文宗听后,表示要弄清楚,就又命令左右神策军中尉仇士良、鱼志弘带领众宦官前往,务必看明白回奏。这时,左金吾卫衙署院里早 已设下伏兵,只等宦官们进去就动手。仇士良、鱼志弘遵照文宗旨意,带领宦官前往。他们刚走,李训又下令召集在丹风门外的兵士们进宫,准备接应。    谁知,仇士良等人刚走进左金吾卫衙署的院中,韩约因为太紧张,竟然脸色发白,头上冒汗。这时已是秋末冬初时节,天气寒凉。仇士良看到韩约的样子,感到非 常奇怪。这时,恰巧又有一阵风儿吹过,院中布幕的一角被掀开,露出了伏兵的铠甲。仇士良见后大吃一惊,赶忙退身出院。当时看门的卫士想把院门关闭,但动作 慢了点,又被仇士良大声呵斥吓住了,才使宦官们得以走脱。仇士良回到殿上,向着文宗大喊情况有变。

李训见情况发生了变化,连忙大声呼 喊:“宁、太原的士兵,快快上殿保驾,有功的,每人赏钱一千贯!”兵士们听后,纷纷手持武器上殿。这时,仇士良带领一些宦官已经抢先把文宗扶上软轿,正 往大殿里抬。李训看见后,紧紧地拉住轿子不放。就在双方抢夺的时候,四百名卫士已经来到殿上,他们挥舞刀剑向宦官砍去。顷刻间,十几个宦官倒在血泊中。就 在这时,仇士良带领其他宦官,飞快地把文宗软轿抬进了后殿。李训再次向前阻挡时,被宦官郄志荣当胸一拳,打倒在地。就这样,文宗终于被仇士良等宦官抢抬到 宣政殿内,殿门也关上了。宦官们抢夺皇上成功,高兴得连呼:“皇帝万岁。”而文武百官们则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隔了好一会儿才各奔东西,竞相逃命。    仇士良把文宗抢到手中,他手中又掌握着禁军,于是,假传文宗圣旨,命令宦官带领四五百名宫廷禁军,从含元殿杀出。李训和韩约以前从长安城中招募来的士 兵,多是无业游民,又没有经过严格训练,抵挡不住禁军的冲击,最后大部分四散逃命,一部分就地战死。朝廷官员大大小小受牵连而死的有六七百人。王涯、贾 、舒元舆、王、郭行余、罗立言、韩约、李孝本、李训、郑注十几个大臣的家族全部被杀。这个本想诛杀宦官的甘露之变,最后竟以宦官大杀朝臣而告终。文宗 打击宦官的计谋再一次遇到了挫折。

当含元殿上还在混战、李训被击倒在地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到大势已去,无法挽回,于是匆匆离开了皇 宫,单骑驰往终南山(今陕西眉县南),投奔了他的好友寺僧宗密。宗密想让李训剃发出家,被人阻止。李训无奈,又离开终南山,前往凤翔。但是,他刚离开终南 山,便被(今陕西周至)镇将宗楚捕获,在押送京城的途中被害。

郑注在凤翔节度使任上,时刻准备策应李训在朝中对宦官的斗争。当他听到李训即将起事时,便从凤翔率亲兵五百名直奔京师,中途走到扶风得到了李训失败的确切消息。于是,他又返回凤翔,后被宦官监军使张仲清杀害。

甘露之变以后,宦官的气焰更加嚣张。他们把握了宫廷大权,文宗不仅成了傀儡,而且成了囚徒。开成五年(840),他终于被宦官们杀死在大明宫中的太和殿,死时33岁。

免疫疗法一年做几次

NK细胞治疗卵巢癌怎么样

中国干细胞公司哪家最好